500短篇超污小短文

第一十九章 午夜惊魂 苍狼偷.

随风长乐2020-04-14 18:33:10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进来了。”

周遥对着耳机的麦克风说。

“我看到了。”

贾平站在二楼的平台上看着楼下涌动的丧尸群,说。

周遥把耳机重新别在耳朵上,看了看南一的一楼大厅。

虽然,刚开始要来的时候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真的踏进一楼的大厅的时候,还是被震撼了一下,无论是地上的血迹,还是闪着火花的自动贩卖机,都在吸引着他的眼球。

确定没有丧尸望向他这边,他轻轻地关上南一楼下的大门,环视一楼大厅,寻找着能躲藏的地方,能逃跑的点地方,还有自己能施展开的地方。

“一楼大厅安全,没看到丧尸。”

“有死人么?注意点,他们是可能能站得起来的。”

“没死人,只有血,还有……胳膊。”

说这两个字的时候,周遥的嘴巴明显的啧了一声。

“行,我继续吸引,一会儿我给你指出能出来的地方。”

“好。”

周遥在地上捡起来一瓶矿泉水,拧开瓶盖,对着自己的嘴巴一股脑地倒进去。

好久没有这么奢侈地喝过水了,他想。

他把空瓶顺着一楼窗户扔出去,把一楼大厅大致清理了一下,留出能跑动的空地,大概,留出了一条小路。

然后,他掏出手机,给艾秋发了信息。

贾平看着楼下的尸群,皱了皱眉头。

刚才有这么多丧尸的么?怎么感觉越来越多了。

他看着脚下,大概有三四十只的丧尸在挥舞着双手,张着嘴胡乱地叫着,说着他听不懂的话语,而离这边远一点的地方,食堂那边,还有南一后面的学生居住区,依旧有零星的丧尸在往这边聚集着,虽然数量不是那么多,但是一直没有停下来。

他盯着楼下的丧尸,用自己的脑袋记下丧尸中不同的特征。

这些离这边比较远的丧尸不可能是听到了他刚才的歌声过来的,应该没那么大的声音,不可能的。

他自己想着,并转过头看远处的丧尸。

他们好像是顺着别的丧尸的路线走过来的,不是听到,而是,

看到?

他们是抱着看热闹的心理过来的么?

有点想不明白,但是就先这么想着吧。

离这边不远处的校医院,有时间一定要去一趟,那里有珍贵的药品,可能还能作为第二根据地,是必须要去的地方之一。

他在平台上自己想着,走动着,观察着丧尸的动向。

另一边

“早乙女?日本留学生吗?”

凌鸳坐在病床上摇着腿,看着面前穿着白大褂的男生。

“嗯…对,目前是实习医生,才来两个多月。”

“呦?中文说的不错啊。”

“因为母亲是中国人,在日本工作。”

“你的全名叫什么?我记得早乙女在日本只是个姓氏吧?”

“我叫早乙女雨时,你叫我早乙女就好了。”

凌鸳歪着头,看着早乙女。

“你,在紧张?”

“内个…我不怎么善于与别人说话。”

早乙女低头,用手挠了挠后脑勺。

凌鸳猛地吸了一下鼻子,咳嗽了两下。

“我叫凌鸳,目前在这所学校里读大二。”

“额…你好。”

“啧,伤脑筋啊,医生基本都死完了,我病还没给我治好呢。”

早乙女抬头看着慢慢站起来的凌鸳,说,

“你干嘛去啊,外面那么危险,咱们…咱们在原地等待救援吧。”

“哎呀,我是去找点药啦,我感冒还没好呢。”

凌鸳摆摆手,示意早乙女放心。

“如果…是药房的话,我记得是在二楼的正中间,那个地方应该正对着电梯门。”

“果然,有一个医院的医生在我身边,确实比我自己一个人要方便的多。”

“嘿嘿…”

“那,小哥,你知道哪里能弄到棍子吗?”

凌鸳从背包里拿出一包纸抽,抽出四五张卫生纸放在口袋里,看着早乙女。

“啊?不好意思你刚刚说什么?”

“棍子啊,探索副本不是要有装备才行吗,要么怎么存活下去,我可不想药没拿到倒把自己搭里面了。”

“你觉得点滴架可以么?”

“那你觉得我一个女生抡的动点滴架么?”

“……不好意思。”

在凌鸳刀子一般的目光下,早乙女低声说了一句。

这是在校医院里面,两个生存者的对话,虽然不长,但是也是一团小小的希望。

让我们把视角再拉远一点。

白若擎起身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天台上了,而是在自己熟悉的寝室里面。

而且是在自己的寝室,身边站着一个他不怎么熟悉的人。

“你醒了?”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但是他却没有见过这个人。

“这是,我的寝室?”

一阵疼痛从他的头部传来,他皱了一下眉头,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上面缠上了绷带,貌似还垫上了一些药棉。

他模模糊糊的想起,自己好像为了证明自己的决心,用啤酒瓶子毫无保留地捶在了自己头上。

导致自己直接把自己成功放倒。

而后的事情,他就完全没了记忆。

“我觉得你再躺一会儿会比较好。”

“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

“我叫马博,是周遥寝室里的人。”

马博挠了挠自己下巴上的胡茬,三天没有好好地收拾自己了,下巴上面已经长出了短短的胡茬,感觉老了不少的样子。

“周遥呢?”

“他在南一,正在营救他的女朋友之中。”

“我要去帮他。”

“你都残血了,好好回血就是在帮他了。”

“可是,如果我不去的话。”

“你已经是我们之中的一员了。”

马博盯着他的眼睛,微微泛黄的瞳孔仿佛看穿他的心理。

“不用过多的表示衷心,那只会让你感觉是在故意造假。”

他把自己耳朵上的半截香烟取下来,走出寝室。

大家,都在以自己的方式,以自己的意志,还有自己身边的人,在这无情的末世之中,用自己的热度点燃身边的温度,让这个炎热而又让人绝望的夏天,

变得没那么绝望,

变得有生机可寻。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