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短篇超污小短文

第一十八章 初遇怪物

随风长乐2020-04-14 20:13:09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这个消息如同晴天霹雳一般砸在徐耕田和曾氏身上!徐耕田一夜之间仿佛老了很多岁,就连一向注重打扮的曾氏,也蓬头垢面,脸上的表情呆呆的,见到谁都不说话,活脱脱一副三年前徐耕牛的模样!

  徐堇依赶到徐家的时候,就看到几乎所有的徐家人都围在徐耕田家,有的指指点点,有的同情怜悯,但不管是哪一种,都没办法换回徐花儿的命了!

  龚氏的声音有些沙哑,但却依旧尖锐,仰着头,骂得十分欢快!

  “哎哟这个杀千刀的胡天哟,你哥断子绝孙的玩意儿,还我的花儿啰!”

  “胡天你个王八蛋,抄你家祖宗十八代,好端端的一个大姑娘,居然被你害死了,我的天啊,我,我要告他们!”

  “王八羔子,短命的玩意儿,我的花儿啰,我可怜的孩子啊!”

  “········”

  龚氏一张嘴,整个山塘村差不多都听到了!徐老头和徐耕田父子两都红着眼眶,坐在屋檐下面的台阶上,大冬天的,他们一点也不怕冻到了,就这么坐在地上,一口接着一口的抽着土烟。【】

  钱氏也哽咽着,环着曾氏的腰身,细声细语的在她耳边说着什么,可曾氏一点反应也没有!

  蓝氏和马氏二人不知道凑在一块说什么,蓝氏不时的嘲笑一声,马氏同样,偶尔来一记冷冷的眼神。

  徐耕牛和徐耕生、徐耕树兄弟几个都坐在徐耕田身边不远处,男人们沉默着,而女人们却热闹非凡,还有十来个孩子,叽叽喳喳的说个没完!

  蓝氏和马氏说了一会儿,便抱着他们家已经七八岁的四毛来到曾氏身边,抹了抹眼角,说道:“大嫂,都出了这么大的事,为什么兰儿还不回来啊?”

  蓝氏的话终于让曾氏有了点反应,她猛地抬起头,眼中深藏不住的恨意直直的朝蓝氏如同闪电一般射过去,蓝氏不禁后退几步,眼中满是惊骇。

  曾氏刚要低头,正好看到了站在门口不远处的徐堇依和熊烨琰,那高高凸起的肚子,还有熊烨琰那小心翼翼护着她的画面让她咬牙,“居然来了!”曾氏的声音很沙哑,似乎像是声带被什么生生撕裂了一般,眼里滔天的恨意毫不掩饰,那微微颤抖的身体,以及苍白的唇上被她生生咬出来的血迹,都无比显示她恨着徐堇依,甚至恨不得现在就弄死她!

  她的女儿,她的花儿,如花般的年纪,才满十五岁没多久,怎么会就没了呢?明明还是没出林的笋子啊,曾氏不肯相信!都是眼前这个女人,当初要不是她,要不是她反倒把花儿弄进去,那现在他们家花儿也不会死,不会死,她的女儿就不会死!

  曾氏已经疯了,她徐堇依,明明说好了设计徐堇依的,后来却害了她自己的女儿,如今,更是把女儿害死了!而这一切的源头,都在徐堇依身上,都是她!

  曾氏的变化钱氏看在眼里,蓝氏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就看到了徐堇依和熊烨琰,她也不和曾氏说话了,抱起孩子转身就朝他们两个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哎哟依依,你来了?你说说你,大着肚子,怎么跑来这种地方?这地方可不干净,你多少忌讳一点,不为其他,也要为了你肚子里的孩子不是?”

  蓝氏一点也不在乎徐家人怎么看,在她看来,谁对她最好,她就给谁脸。管他是天王老子还是江洋大盗!

  徐耕田狠狠的皱了皱眉,他没有和蓝氏计较,但是视线却落在了徐耕生身上。蓝氏一个女人,她不会说话,这和丈夫有关。

  徐老头也听到了蓝氏的话,把烟斗在台阶上敲了敲,倒出里面的烟灰,沉声说道:“老四,关好你的媳妇儿,都生了这么几个,到现在为止也只有四毛一个,看四毛都多大了,天天这么抱着,将来你一直养着他?等你死了他也跟着被饿死吗?”

  徐耕生眼皮子都没抬一下,他知道蓝氏做的不对,可他有什么办法?

  徐耕树拍拍徐耕生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老四,不是当三哥的说你,你看看你们家四毛,那细胳膊细腿的,让他做什么他行?你媳妇儿总是这样惯着他,将来只会害了他!”

  蓝氏接连又生了一个女儿,对女儿简直怕了!所以,他们家四毛是他们家唯一的儿子,蓝氏本就喜欢儿子,现在更甚了,生怕自己生不出儿子来,加上这几年徐家总是出事,先是虎子没了,如今徐花儿也没了,蓝氏真是担心!

  “爹,我们家是不是风水不太好?”徐耕生顿了顿,犹豫着要不要说出来,最后看了一眼蓝氏怀里的四毛,咬咬牙,闭着眼睛说道:“你看我们徐家这几年,虎子说没了就没了,二哥家·······还有现在,花儿也没了,我们家是不是·······”

  徐耕生吞吞吐吐,话也说一半留一半,但是他看的很清楚,徐老头脸色微微一变,就是徐耕牛和徐耕树,脸色也跟着变了!

  他们这些地方是比较迷信的,当然,更多的是他们现在真的找不到原因,只能抓到徐耕生说的这根稻草。

  徐老头暗暗记在心里,从得到消息的时候他就开始暗暗琢磨了!他们徐家这几年一直都不顺利,难道真的是他们家什么地方出问题了?

  徐堇依扶着腰,走了这么久,快要累死她了。见了人还要笑米米的,“四婶婶,你也来了?”

  “能不来吗?”蓝氏嗔怪了一眼,对怀里的四毛说道:“四毛乖,知道这个是谁吗?来,娘的乖乖,快叫依依姐姐!”

  四毛弱弱的叫了一声,然后就一双大眼睛盯着院子里的几个孩子,那眼里满满都是羡慕,看的徐堇依有些心疼了!

  “四婶婶,我们两个说会儿话,你让四毛跟着他几个妹妹去玩吧!”

  四毛真的长得十分白净,但是细胳膊细腿的,怎么看都是那种病弱型的,但徐堇依知道,四毛并没有生病!

  蓝氏摇摇头,将孩子重新抱好,“哎,可不能让他去玩,你不知道,这孩子脾气大,打到自己几个妹妹到没关系,可要是挨着碰着别人家的孩子,到时候我就十张嘴也说不清楚了!”

  徐堇依无奈,不小心碰到了四毛看向她的那一眼,怎么说呢,带着不屑,带着戒备,带着浓浓的疏离!

  她不懂蓝氏这是教的什么孩子,一个孩子,难道不能跟其他孩子一起玩耍吗?就算是一个儿子,难道就应该真的把他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我说依依啊,还有娃子,你怎么也不劝劝你媳妇儿?这是什么地方?你挺着大肚子,这种脏地方就不要来了,免得到时候沾到什么不好的东西就不好了!”

  随之而来的马氏也点点头,“就是就是!刚刚死人的地方能是什么好地方,就算你不来,大家也不会怪你的!”

  曾氏远远的听到他们几个说话的声音,身体颤抖的愈发厉害了!钱氏听着听着也觉得不对劲,赶紧打圆场:“依依啊,你来了?二嫂,老四家的,不要闲着了,快点,等会儿还有人要来,快来屋里帮忙!”钱氏的想法是想把他们几个带走,给他们找点事情做,这样的话,他们几个也就没时间谈论这些了!

  可似乎曾氏对钱氏的苦心一点也没看到,见到徐堇依,她想也不想,一把推开钱氏,几步走上去,扬起手,狠狠的一巴掌就打了下去!

  “啪!”

  整个院子都寂静了,大家都瞪大了眼睛,还在门口外面的仇氏一看到,连怀里的孩子都没来得及丢给李大夫,飞奔过来,指着曾氏的鼻子骂道:“你有病是吧?你的女儿死了,关我们家依依什么事?”

  徐堇依也呆住了,等她反应过来,仇氏已经挡在她面前。熊烨琰握紧了拳头,将徐堇依带进自己的怀里,心疼的抚摸着她的脸,小声问道:“还疼吗?”

  徐堇依摇摇头,疼是不疼,可是,她压根就记不起来什么时候得罪了曾氏啊!

  仇氏不依不挠,指着曾氏的鼻孔,“你个疯女人,我告诉你,你要是再敢对我依依出手,我今天就不管你是谁,有本事你就和我打!”

  熊烨琰沉声附和道:“谁再敢对我媳妇儿动手,不要怪我不懂事!”

  曾氏被他们两个说的脸上不仅没有一丝愧疚,相反,更加激动,尖声吼道:“徐堇依,你给我的花儿赔命!你赔我花儿,我的花儿啊,徐堇依,你就是个灾星,你是个灾星,当年你克死了你的亲弟弟,现在你又要克死我的花儿,要不是你,我的花儿怎么会,怎么会嫁给胡天那个杀千刀的?徐堇依,都是你,都是你!”

  徐堇依冷笑一声,看着眼前几乎已经疯了的女人,慢慢说道:“你这话说的,我当年还是你们徐家的人,所以我克死了我弟弟,可如今我是熊家的人,那他们家怎么每一个人都活的好好的?”

  “你今天是想逼我说实话是吧?当时我看在你们是长辈的份上,我给你们留脸,既然如今你赶着巴着不要脸,那我还跟你们客气什么?”

  曾氏其实有点害怕徐堇依,但是,看到她那张脸就总是想起自己的花儿,那命苦的孩子是替她徐堇依去死的!

  这么一想,曾氏顿时一股怒气从心底里冲上来,她想要过去揪着徐堇依的领口,问问她到底为什么看不惯花儿,为什么要把花儿往火坑里推?

  但是徐堇依跟前的仇氏和身边熊烨琰都虎视眈眈的望着她,曾氏一阵拳打脚踢,但都被人挡住了,嘴里不干不净的说道:“小贱、人,花儿是替你去死的啊!你闲杂爱倒好了,居然还说我不要脸?小贱、货,跟你那个娘一样,我们家再怎么样没有一女侍二夫,再怎么样也没有婚前跟人家拉拉扯扯,不清不楚!”

  “你说什么?”徐堇依拉开仇氏,“娘,你不要管!”

  仇氏刚刚听到曾氏那话就知道,她在说自己,她在说自己!仇氏本就心软又敏感,被曾氏这么一说,顿时脸色一阵白一阵青,被徐堇依轻轻一拉就拉开了!

  “我说什么?哼,我要是有这种不知道被多少人骑过的娘亲,早就自己挖个坑把自己埋了!破鞋,也就那个男人眼睛长在屁股后面去了才会看上你,要是我,送给我都不要!”

  仇氏这会儿更是脸一黑,曾氏真是个不要脸的,居然连这个世界上对女人最恶毒的话都骂出来了!

  徐堇依不会让任何人羞辱她的娘亲,不管三七二十一,走上前去,狠狠的扇了曾氏一巴掌!

  曾氏这下不依了,本就身材高挑的她冲过来,那冲劲可不是徐堇依一个小身板可以抵挡的住的。还好熊烨琰眼疾手快,一把将她拉倒身后,一只手一推,曾氏后退几步,然后一点形象也没有了,坐在地上,大声哭喊起来,一边哭还一边蹭着地上的泥土!

  徐老头那边早就过来了,龚氏看到曾氏那狼狈的样子,也不忍心,正想呵斥徐堇依,却看到徐耕田黑着一张脸,一双眼睛瞪着徐堇依,“依依,你大伯娘现在心情不好,你就不能让着她点?非要跟她对着干?你花儿妹妹没了,你大伯娘心情不好正常!现在,跟你大伯娘道歉!”

  徐老头的话掷地有声,可惜了,他对面站着的是徐堇依!

  “我道歉?”徐堇依冷笑着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就这个疯狗,我还要跟她道歉?我傻了不成,我堂堂正正一个人,跟一个畜生道歉?”

  “你·······”

  “依依········”

  徐老头和徐耕田两人都不敢相信,同时听了这话又十分生气,怒气冲冲的瞪着徐堇依,徐堇依不怒反笑,“怎么,我说错了?请你们听清楚,我和徐花儿有什么?她硬生生的将徐花儿死了的罪名安在我头上,还不顾自己长辈的身份过来打我!看在徐花儿已经死了的份上,刚刚那一巴掌我就让着你了!但是,请你记住,再敢对我动手动脚,我不会在同情你!”

  “什么东西!我娘和我爹那是堂堂正正和离的,整个山塘村哪怕是县衙都是备案的,我娘不像有的人,虽然长得端正,可到底干的是伤天害理的事!”

  “你敢说你们没有害我吗?是谁出去惹祸,实在是没办法了求到我头上的?是谁设计我去胡家的?哼,我亏得你说得出来,我要是是你,早就去死了,还活着干什么?我徐堇依有求你们来我家的吗?有求你们把徐花儿嫁出去的吗?要不是我,徐大牛现在早就不知道死在那个犄角旮旯去了。可你们呢,居然算计我,到最后把徐花儿赔进去了,我只能说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这时候,徐老头和龚氏等人都听出来了,龚氏连忙问道:“依依啊,什么算计你?”

  马氏装作十分关切的模样,凑到徐堇依面前,问道:“就是啊,到底怎么回事啊?怎么没听到你说呢?你也是徐家的女儿,谁敢算计你啊!”

  “这个,自然是要问徐花儿的好姐姐徐兰儿啰!说实话,徐花儿能有今天这个下场,她的姐姐徐兰儿功不可没!”

  “媳妇儿,不要动气,不要动气!”熊烨琰看徐堇依刚刚那情绪无比激动的模样就忍不住担心!他岳父可是再三叮嘱了,不能让孕妇的情绪太激动了。

  靠在熊烨琰怀里,徐堇依只觉得自己浑身疲惫,来这里本想尽点心,没想到曾氏这么恨自己,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居然打自己!

  徐堇依两世为人,都没人扇过自己耳光,被曾氏打了之后,情绪不太好,所以说话也十分难听,心里微微有些后悔,她不在乎别人怎么说她,可仇氏在乎,熊家在乎。

  手紧紧握着熊烨琰的大手,似乎只有这样,她才能得到一丝丝的安心,才会不······胡思乱想!

  可曾氏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在她看来,她的花儿就是替徐堇依去死的,如果嫁到胡家的是徐堇依,那今天她的女儿也许好好好的活着!

  “徐堇依,都是你!花儿是替你死的,不管你是舌头能翻出一朵花来,也是如此!当初本来是你嫁到胡家去的,小贱、人,我的花儿是你害死的,你放心,我不会放过你的,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倒是仇氏和李大夫对视了一眼,孩子现在长大了,好多事情都藏在心里,连父母也不能说了。

  仇氏有些厌烦这里,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她早该拉住依依,不让她来这里!

  “依依,到底发生了什么?”仇氏前所未有的严肃,板着脸,满脸都是怒气。

  曾氏真的当她不存在是吧?说自己不要紧,可一口一个小贱、人,这不是欺负他们家依依没有娘在吗?

  仇氏问出了在场大家都关注的话题,就是在院子周围玩的几个孩子,也不由得竖起了耳朵。

  徐堇依累极了,就连双手也动不了,几乎将全身的力量都压在熊烨琰身上!好在熊烨琰身材高大,不然,很有可能被徐堇依就这样压垮了!

  熊烨琰心疼的将她全部纳入自己的怀抱,沉声把上次他和徐堇依在胡家的事说了出来!

  曾氏当下就反驳:“不,不可能!兰儿说了,都是因为徐堇依蛊惑胡家,胡家才会改变主意,转而娶了花儿!”

  “不管你相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那时候我和依依还未成亲,我亲眼看到胡家那一家子要对她动手,要不是我,十几个小厮围着她,你觉得她能不危险吗?所以,我觉得我的媳妇儿很傻,一直都是这样!徐大牛都还未完全脱身,你们就敢动她,我从来没见过你们这么狠心的人!”

  “大哥,你说的是真的?”

  刚刚从镇上做工回来的徐大牛和徐二牛站在熊烨琰他们身后,他们都不敢相信,他们的姐姐,徐大牛的亲妹妹,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仇氏听完,不禁嚎啕大哭,激动而又哀伤的吼道:“我们和你们徐家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以后你们不要什么事都来找我们,我们再也不要管了!依依,娘的好丫头,走,跟娘回去,这样的人也算是报应到了。看来,老话说的不错,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

  说着,也不管其他人,把徐堇依拉着,非要往院子外面走去!

  熊烨琰跟在丈母娘身后,小心的护着徐堇依,头也不回的朝外面走去!

  而徐家其他人看着曾氏傻了眼的徐耕田,一时间感概万分,看曾氏的眼神有些不对了,就像是看到了山上不分青红皂白的饿狼,生怕他什么时候盯上自己!

  而徐堇依他们没走多远,就看到一顶轿子飞快的奔过来,将他们的路挡住了。

  掀开轿帘,徐兰儿红肿的双眼出现在徐堇依面前,她咬牙切齿的对徐堇依说道:“这下你满意了吧?花儿如你所愿,这下没了,再也没人骂你了!徐堇依,我诅咒你,你也不得好死,和你肚子里这个东西一起,早死!”

  “啪!”

  熊烨琰恶狠狠的盯着徐兰儿,他从来不打女人,可是眼前这个女人,不,准确的说是毒妇,居然诅咒他的妻子和孩子。

  仇氏也忍不住了,“好个不要脸的贱妇,陷害我们依依不成,把自己的亲妹子算计进去了,现在居然还敢张口就吐粪水,你当老娘是泥巴做的?”说着,不等徐兰儿反应过来,一巴掌就挥了过去。

  不一会儿,徐兰儿脸上就出现了一左一右两个不是很对称的巴掌印!熊烨琰显然是下了狠劲,一巴掌上去,立马就看到红肿了一片,她的嘴角还有一丝血迹,而仇氏的力气就小多了,一巴掌下去,只看到一个淡淡的红印!

  “呸!”狠狠的啐了一口血水,徐兰儿阴狠的盯着他们几个人,“居然还敢对我动手?来人,给我打,少奶奶我十几年从来没被人扇过耳光,一开张就是两个耳刮子,上,打死了我负责!”

  徐兰儿话音一落,她身边跟着的一个四十多岁的一个老妇人以及几个年轻的轿夫还有好几个丫鬟纷纷拥上来,有的挽起袖子,有的磨拳,有的一步一步朝他们靠近!

  徐堇依怕他们担心自己,所以,不用熊烨琰提醒,自己就先多在他们中间,用讥讽的语气说道:“也是他们看得起你,才会赏你两个耳光,要是我,嫌弃会脏了我的手!像你这种没人性,害死自己亲妹妹的畜生,我真的害怕脏了我的手,我还要为我肚子里的孩子考虑呢!”

  “你这个贱、人!”徐兰儿就是因为这件事连夜赶回来的,她虽然狠毒,但那是她的亲妹妹,怎么可能真的狠得下来心来?

  “爹,你护着娘和弟弟,依依,跟在我身后!”说完,直接一拳就抡过去。

  熊烨琰有多狠?徐堇依不知道,因为她从来没看过他打猎的样子,熊烨琰又厉害,徐堇依也不清楚,只是从上次在胡家亲眼见到他眼都不眨一下,抡起凳子直接朝人家头上砸去,那狠劲,像是要了人家性命似的!可当时徐堇依只觉得拿到高大强壮的身影就像是一座山峰,就是他们家背后的仙女山,为她遮风挡雨,所以,那时候她一点也不害怕,相反很感谢他!

  可是今天······熊烨琰真的发怒了,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不要脸而又能将责任推到别人身上去的人,要论脸皮厚,这样的人称了第二,绝对无人能称第一!

  所以,每一拳下去,熊烨琰都是是尽了全身的力气,不管别人怎么踢他,打他他都不去还手,但绝对一拳一个,将他们撂倒!仅仅一炷香的时间,大家只听到连串的骨头碎裂的声音,随即就看到大家倒在地上,痛苦的申银。

  徐兰儿气疯了,“你们这些废物,我养你们就是让你们倒在地上装死的?都给我起来,听到没有?给我起来,杀了这个小贱、人!”

  徐堇依急忙扶着熊烨琰,刚刚她明明见到好几个人同时攻击他,有的用脚踢,有的用拳头砸,可这些他都不管,依然一拳一个!

  “怎么样?有没有伤到哪里?”徐堇依心疼的牵起熊烨琰的手,“我看看,腰上痛不痛?身上有没有什么伤?”

  李大夫也有些着急,他自己就是一个废物,除了会看病,就连自己的媳妇儿也保护不了,还要靠女婿,真是没用极了!“娃子,爹看看,到底伤到哪儿了?”不由分说,拉起熊烨琰的手,细心的为他检查,眼睛不放过他脸上的表情,只要看到熊烨琰嘴角一抽,说明他此刻抓到他伤了,暗暗记在心里!

  徐兰儿见地上的人不管自己怎么吼都补起来,顿时有些挫败,但更多的是害怕。没想到熊烨琰这么厉害,原来就是因为有他,不然,自己那次的设计那么成功,怎么可能让她徐堇依逃脱?没想到到最后她不仅逃脱了,还把她的亲妹妹徐花儿给搅进去了!

  “我们,我们回去好不好?以后,我们再也不管这边的事了,娘,你也答应我,不管他们今后搞出什么乌龙来,都不能再管了!”徐堇依哭得很凶,声音也断断续续的,看起来十分伤心。

  仇氏点点头,经过这次的事情之后,她再也不相信徐家这边的人了,特别是老大徐耕田家的事,以后就是打死她,也不管了!

  徐兰儿是自己一步一步的走到徐耕田家的院子去的!她身后跟着一票的残兵,徐二牛一看到徐兰儿,不由得怒从中来,一个箭步冲上来,揪着徐兰儿的衣服,愤恨的望着她,嘴里一个字,一个字的话语往外蹦,“徐、兰、儿,害、死、了自己妹妹,感觉是不是很好?”

  徐兰儿惊恐的长大的眼睛,这会儿不仅是在场的大人们,还有十来个小孩子,他们懵懂天真的眼里都看到了一丝害怕!

  徐兰儿下意识的摇摇头,不,她没有,她没有害死自己的妹妹,没有!

  可徐二牛不想放过她,好端端的一个家,就因为徐兰儿这bt的思想,害死了他们的小妹妹,如今还想继续对付依依!说实话,依依有错吗?没有,人家没有求着上门帮忙,反倒是他们,是他们徐家不要脸上门求着人家帮忙!

  “没有?没有!”徐二牛摇摇头,大声质问曾氏和徐耕田,“你们看看,这就是你们的女儿,以为自己嫁给有钱人家就可以为所欲为,就可以害死自己的妹妹!大哥,花儿如今没了,我们最最疼爱的小妹妹,就这样没了,她明明可以不用死的,可是你眼前这个女人,为了自己的私欲,她害死了我们的妹妹啊!这样的人她压根就不是人啊,她是畜生,不,畜生都比她好,都知道孝敬父母,关爱兄弟,可她不知道!”徐二牛说着说着忍不住痛哭起来,徐花儿因为是他们兄妹几人中年纪最小的,也是最得曾氏和徐耕田疼爱的,大的两个哥哥,一个姐姐,哪一个不是对她宠爱有加,可这样一个鲜活的人儿,就这样没了!

  徐大牛红着眼,双手握得很紧,他知道这一切大的源头都是因为他,是因为他啊!

  “二牛,你说得对,是我们,是我们害死花儿的!”徐大牛说完,猛地跪下来,狠狠的磕头,不一会儿头上就血肉模糊,可见他到底用了多大的劲!

  “大牛!”徐耕田也湿了眼眶,走到今天这个田地,到底是因为什么?

  曾氏哭得死去活来,最后见到徐大牛抬头的时候,晕过去了!

  徐兰儿傻了,她满脑子都是徐二牛对她的控诉,充斥着她整个脑袋,让她一刻也安宁不下来!

  “大哥······”徐二牛双手渐渐无力,徐兰儿突然一屁股坐在地上,看着周围无数双同情或是鄙夷的眼神,只觉得身上仿佛有千万个针眼似的,痛得她想死的心都有了!

  “大哥~~~”徐二牛缓缓从嘴里吐出两个字,声音沙哑而又低沉,“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我们去镇上把花儿的·······尸体搬回来吧!胡家······我想花儿不愿意在那里的!”

  后来徐家是怎么解决事情的徐堇依不知道,一回家之后,徐堇依就病了!整个人每天都懒洋洋的,没什么其他症状,就是不想吃饭!

  熊烨琰着急了,自然就把去县里这趟给搁置下来了,每天都变着法给徐堇依弄好吃的,可徐堇依呢,就是不肯吃,神情萎靡,看的熊烨琰好几次都想抓着她狠狠的揍她一顿,可每次看到那张越发尖细的下巴,又下不去手!

  这天,熊烨琰炖了一锅萝卜排骨汤,刚刚从灶上端下来,洗干净葱,切成段,洒了一些在上面!洁白的萝卜上,星星点点的洒满了翡翠色的葱,整锅汤都散发出一股浓浓的香味,他满意的拍拍手,想到一会儿徐堇依见了,说不定就想吃了!

  熊大锤子走进来,本来黑黢黢的脸瞬间变得柔和了,随意找了张凳子坐上去,调侃熊烨琰:“哟,原来只会烧肉的娃子居然也会烧菜了?稀罕呐,不知道我这个当爹的有没有福气尝尝?”

  熊烨琰白了熊大锤子一眼,你都来了,也坐下来了,还话都出口了,能不给你喝吗?不过,他只敢腹诽一下,却不敢当着熊大锤子的面说出来,因为他时常牢记熊大锤子对他说的一句话:“你就是豆芽菜长到天高,也是你老爹我的下饭菜!”

  “爹,你等等!”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熊烨琰很识时务的拿出一个碗,给熊大锤子盛了一大碗萝卜和两块排骨。

  熊大锤子一边吃一边说道:“嗯嗯,我看这个味道不错,这次依依肯定喜欢吃!”

  闻言,熊烨琰果真高兴了,平常看不出什么表情的脸此刻可以清晰的看到他嘴角微微上扬,稍白一点的脸上都是温柔,哪里还看得出来那一身的彪悍?

  吃了一碗,熊大锤子放下碗,对熊烨琰说道:“娃子,我有件事要跟你说,但是你要不要跟依依说一声那是你的事,爹就不操心了!”

  熊烨琰一见熊大锤子的脸色都变了,当下就有种不好的预感!果然,熊大锤子没有带一丝感情的陈述道:“徐老大家的两个儿子这几个天天天去镇上闹,非要他们交还徐花儿的尸体!可胡家怎么肯,非说这还是他们家明媒正娶进屋的女人,哪怕是死了也要死在胡家,不允许他们带走,还说他们再闹就要报官!”

  熊烨琰都没怎么去注意,媳妇儿已经说了,以后不管徐家那边的烂事了,谁管他谁去!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